強化知識產權?;?助推芯片產業騰飛

2018年09月25日

實現28納米工藝規模量產,芯片設計水平邁向10納米,從依賴進口到自主研發,“中國芯”走上世界舞臺。2017年我國集成電路市場規模14250.5億元,同比增長18.9%。隨著我國芯片產業的快速發展,集成電路布圖設計這一知識產權類型逐漸被更多企業所重視,成為市場競爭的重要一環。近日,國家知識產權局集成電路布圖設計行政執法委員會(下稱執法委員會)辦結首起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專有權侵權糾紛案件,開拓了集成電路布圖設計行政執法的有效途徑。

“黨的十九大指出,倡導創新文化,強化知識產權創造、?;?、運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強調,強化知識產權?;?,實行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從中足可見我國知識產權?;さ木魴?。此次首起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專有權侵權糾紛案件的辦結,正是我國對于知識產權嚴格?;さ木嚀迨導?,對于今后辦理此類案件,形成多類型知識產權?;ぞ哂兄匾庖??!敝泄蒲г嚎萍頰鉸宰裳芯吭貉芯吭繃鹺2ㄔ誚郵鼙頸欽卟煞檬北硎?。

首次受理 破除疑難

2017年9月,國家知識產權局收到了一份投訴,與其他投訴不同的是,這份投訴內容涉及集成電路布圖設計侵權?!拔頤譴涌突搶锏彌?,另一家企業提供給他們的芯片產品與我們的產品十分相似。在對兩者進行了認真比對后,我們意識到公司自主研發的集成電路布圖設計遭遇到了侵權??悸塹叫姓捶ǖ謀憬?、高效性,我們立即向國家知識產權局提出投訴?!蔽尬鹿櫛⒌繾佑邢薰?下稱無錫新硅)副總經理朱波告訴記者。

無錫新硅是此次案件的請求人,其請求稱,南京日新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南京日新)侵犯了其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專有權,請求國家知識產權局認定南京日新侵權行為成立,責令停止侵權行為,銷毀掩模和侵權產品,賠償侵權損失。而當時的朱波所不知道的是,此案是《集成電路布圖設計?;ぬ趵紛?001年施行以來,國家知識產權局受理的首起侵權糾紛案件。

“這一案件激活了集成電路布圖設計行政?;こ絳??!備冒負弦樽椴紊笤蓖踔境檣?,國家知識產權局對本案高度重視,及時調整、充實執法委員會的人員組成,組織成立了合議組,并依法立案。調整后,執法委員會由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管理司、條法司、專利局初審流程部、專利局電學發明審查部、專利復審委員會等5個部門抽調相關人員組成,確保處理案件的專業性。

萬事開頭難。第一次口頭審理結束后不久,南京日新就向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布圖設計專有權的權屬糾紛訴訟,認為涉案布圖設計專有權應當由南京日新和無錫新硅共有,隨后向合議組申請中止侵權糾紛的行政執法程序。要不要中止程序?如果中止,該行政執法程序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被擱置。

“根據《集成電路布圖設計?;ぬ趵凳┫岡頡返諶豕娑?,發生權屬糾紛的,當事人可以請求中止相關程序。但是實施細則沒有具體規定何種情形應當中止或者不予中止行政執法程序,合議組對上述請求進行了充分的研究和討論,最終決定不中止執法程序?!焙弦樽樽槌ど蚶齦嫠嘸欽?。

由于首次受理該類型案件,確定是否執行中止程序只是合議組在辦案過程中面對的諸多疑難問題中的一個。此外,專有權載體的確定、鑒定機構的選擇、獨創性認定、侵權認定等焦點問題,合議組在無經驗可循、無先例可依的情況下,都經過了審慎考慮?!拔頤潛匭胍悸塹醬碚庖恍姓訃敝捶ɑ氐墓帕?,做到對案件雙方都公平公正,每一個處理程序都有相關依據?!蓖踔境硎?。

歷時11個月,先后經歷了權屬糾紛、中止請求、行政復議、技術鑒定、兩次口頭審理等多個程序,合議組最終認定南京日新侵犯無錫新硅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專有權成立,并作出責令停止侵權,沒收、銷毀相關專用設備及產品的處理決定。

嚴格?;?助推產業

一枚小小的芯片里往往包含著復雜的集成電路布圖設計。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實質上是集成電路中至少有一個是有源元件的兩個以上元件和部分或者全部互連線路的三維配置。

“在芯片企業創新發展的過程中,針對不同的研發成果,應該適用于不同的知識產權?;ば問?,如技術性改進適用于提交專利申請,軟件的編程適用于軟件著作權的?;?。對于芯片的創新研發,還有一些專業環節需要應用到集成電路布圖設計的?;?。多種知識產權?;つJ階酆顯擻?,才能讓自身的知識資產得到最及時、有效的?;??!斃酒狄的諶聳勘硎?。

對于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專有權的?;?,我國實行登記制。申請布圖設計登記,申請人必須提交該布圖設計的紙質圖樣,圖樣應當至少放大到用該布圖設計生產的集成電路的20倍以上,同時可以提交該圖樣的電子版本,如果布圖設計在申請日之前已投入商業利用的,還應當提交含有該布圖設計的集成電路樣品。

《集成電路布圖設計?;ぬ趵酚?001年實施,如今來看,其中的部分條款規定較為上位,缺乏可操作性。比如,如何確定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專有權的載體和?;し段?,就是此案審理中面臨的一個主要疑難問題。紙質圖樣呈現的版圖,有時并不能夠清晰地表達布圖設計的全部細節,以此為準,將無法進行準確的侵權比對,不利于查明侵權事實。

此次案件中,合議組借鑒了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專有權撤銷程序的案例和與集成電路布圖設計侵權審判相關的司法案例,經過深入討論仔細研究,最終認為,登記時提交的布圖設計的電子版圖樣為布圖設計專有權的載體,電子版圖樣存在某些無法識別的布圖設計細節時,可以參考登記提交的集成電路樣品的布圖設計。

“別看只是短短一句結論,對于相關問題的探討卻伴隨案件始終?!焙弦樽櫓魃笤彼镅Х娼檣?,類似上述結論,合議組將結合在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專有權行政執法中的具體實踐,收集相關司法案例,系統梳理現行《集成電路布圖設計?;ぬ趵貳都傻緶凡紀忌杓票;ぬ趵凳┫岡頡貳都傻緶凡紀忌杓菩姓捶ò旆ā分杏氳鼻笆導氏嗤呀諢蠆瘓哂鋅剎僮饜緣奶蹩?,提出針對性建議,為我國芯片產業的知識產權?;ぬ峁┯辛ΡU?。

“如今正值我國芯片產業的高速發展期,我國在集成電路布圖設計專有權?;し矯嫻幕魑?,將豐富我國在芯片知識產權?;し矯嫻哪諶縈氪朧?。集成電路布圖設計?;さ牧Χ扔胛夜酒笠檔拇蔥祿曰ノ砝?,相信在?;ちΧ炔歡霞喲蟮那榭魷?,將激勵更多芯片企業大膽創新,在‘中國芯’時代大展拳腳?!繃鹺2ū硎?。

來源:知識產權報 記者 吳珂


返回
上一篇:如何答復審查意見中指出的無法實現的問題 下一篇:我國農業科技進步貢獻率達57.5%農業發明專利申請量全球第一